优德88官方网站_优德88手机登录
做最好的网站

扒一扒涉鼠经理离职后的基金表现,海富通5嫌犯

作者: 财经资讯  发布:2019-11-16

优德88官方网站 1海富通基金经理黄春雨

  “大数据”助力 监管层“捕鼠”资管业

【专题】

金融资管行业掀捕杀老鼠仓风暴

【相关阅读】

海富通现老鼠仓窝案 权益类产品仅剩4名基金经理

监管层“捕鼠”的香港经验:自律与监管并重

海富通传言落地五人涉案 华夏否认多名人员被抓

  作者 赵源

优德88官方网站 2华宝兴业原基金经理旭东

  夏欣

  林建荣 程亮亮

  最近监管机构掀起了一波捕鼠风暴,多位基金经理陷入涉嫌“老鼠仓”传闻,被迫离职。对于众多基民来说,硕鼠落网值得拍手称快,而更重要的还是谁来接手管理这些基金,业绩如何。下面小牛替大家扒一扒这些落马基金经理继任者们的业绩。

优德88官方网站 3上投摩根原基金经理欧宝林

  随着监管机构发力,公募基金行业最大一波“老鼠仓”即将现形。

  上个周末,基金圈并不太平。先有媒体爆出华夏基金[微博]多名人员被抓,后是证监会[微博]通报海富通5名原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

  据知情人士处确认,今年来,原海富通基金黄春雨、原上投摩根基金欧宝林和原华宝兴业基金牟旭东均涉“老鼠仓”被立案调查。金牛理财网数据显示,上述基金经理在任时业绩普遍低于同类平均水平,而其继任者接手后业绩尚无明显起色。

  黄春雨原任职海富通,4月18日被立案。

  近期汇丰晋信、华宝兴业、华夏基金[微博]等多家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被卷入“老鼠仓”丑闻之中。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针对公募基金的“捕鼠”行动正在升级,进一步细节还有待监管层披露。

  黄春雨“喜忧参半”,继任者良莠不齐

  早报记者 严晓蝶

  5月9日,证监会[微博]通报了光大保德信红利基金原基金经理钱某(钱钧)、嘉实基金、上投摩根基金原基金经理欧某(欧宝林)以及平安资管原投资管理人员张某(张治民)涉嫌内幕交易案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证监会将根据案件查处情况陆续通报有关典型案件。

  海富通窝案

  金牛理财网数据显示,黄春雨在职时曾掌管四只基金: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海富通国策导向、海富通内需热点股票、海富通股票。期间,2013年7月31日至2014年4月28日,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业绩-2.72%,同类平均-0.93%;2013年7月31日至2014年4月28日,海富通国策导向业绩1.62%,同类平均-1.37%;2013年12月19日至2014年4月28日,海富通内需热点股票业绩-3.1%,同类平均-5.66%;2014年4月11日至2014年4月28日,海富通股票业绩-7.8%,同类平均-7.13%。

  基金经理成群被立案调查,成为目前资本市场最引人注目的事件。

  而更多的消息显示,监管层严打“老鼠仓”的风暴,正从公募向保险、信托等整个资管行业蔓延。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上周五通报,2014年3月,证监会对蒋征、陈绍胜、牟永宁、程岽、黄春雨5名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原任或时任基金经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立案调查,调查发现上述5人相关行为涉嫌构成犯罪,目前该案件已由公安部门进一步侦办。

  目前,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及海富通股票的基金经理均为丁俊,继任时间分别为2014年4月11日和2014年4月28日,接手后两只基金业绩为-4.09%、1.22%,期间同类平均为-3.03%、1.07%。丁俊现管理6只基金,其中5只业绩高于同类平均。

  早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确认,原海富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黄春雨、原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欧宝林和原华宝兴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牟旭东,均涉“老鼠仓”被立案调查。三人中,被立案调查最早的是牟旭东,其于3月21日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另外,欧宝林与黄春雨则分别于3月31日和4月18日被立案调查。

  多家基金涉案

  这意味着海富通基金涉“老鼠仓”传闻终于被证实。所谓“老鼠仓”,是指庄家在用公有资金拉升股价之前,先用自己个人的资金在低位建仓,待用公有资金拉升到高位后个人仓位卖出获利。

  海富通国策导向现任基金经理为谢志刚,2014年4月28日接手后基金业绩0.46%,期间同类平均1.07%。谢志刚现管理4只基金,业绩均低于同类平均。

  取保候审是一种刑事强制措施,指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公安机关责令某些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提出保证人或者交纳保证金,保证随传随到的强制措施,由公安机关执行。

  基金经理涉嫌“老鼠仓”传闻极少是空穴来风。

  早在今年“五一”前后,沪上公募基金圈内便传出海富通基金“涉鼠”,导火索之一正是其基金经理黄春雨因“个人原因”离职。

  海富通内需热点股票现任基金经理为宋争林,2014年4月28日接手后基金业绩0.40%,期间同类平均1.07%。宋争林现管理3只基金,业绩均低于同类平均。

  资深证券律师严义明表示,一般公安机关初步掌握了犯罪证据,或者是犯罪嫌疑人的证据,才会正式立案。公安机关在此期间可采取强制措施并正式启动调查程序。取保候审通常有两个可能,一是公安机关已经掌握犯罪嫌疑人的主要犯罪事实,之后将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第二个是,公安机关调查中发现这个罪名不成立(或比较轻),不需要担刑事责任,实际上应该做出不予移送检查、审查机关的决定,取保候审后会淡化此事。

  近期中枪的基金经理包括汇丰晋信钟小婧、华宝兴业牟旭东、华夏基金罗泽萍,还有海富通的4位基金经理。

  黄春雨2010年6月加入海富通基金,从股票分析师做起,去年4~7月任基金经理助理,7月底才正式担任基金经理。在离任之前,他刚刚接手海富通股票基金两周。实际上,在此之前市场上便有传言称其涉“老鼠仓”。

  欧宝林及其继任者,业绩均低于同类平均

  黄春雨遭立案后“被离职”

  除了钟小婧因有上海证监局的处罚算是板上钉钉,上述三家基金公司均以“不知情”或者“是个人行[微博]为,与公司无关”搪塞《中国经营报》记者的疑问。

  5月初,《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黄春雨已被立案调查,只是当时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知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海富通基金“老鼠仓”案并非外界传言的那样,是被监管层的大数据核查发现,而是有人向监管层举报。

  金牛理财网数据显示,欧宝林2012年11月26日至2014年1月10日曾掌管上投摩根阿尔法股票,期间该基金业绩19.57%,同类平均26.2%。

  基金经理涉“老鼠仓”传闻很少是空穴来风。

  汇丰晋信80后基金经理钟小婧被誉为“最二”基金经理。钟小婧买入成交金额达300多万元,但累计的结果却为亏损8.45万元。日前钟小婧被上海证监局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并处以20万元罚款。

  记者当时致电海富通基金对接媒体人士,对方表示“已经与公司稽查部门核实过,公司层面并未接到相关信息,公司一切正常”。

  目前上投摩根阿尔法股票基金经理为征茂平,2014年1月3日接手后业绩为-9.86%,同类平均-4.61%,低于同类平均逾5个百分点。征茂平目前管理3只基金,仅1只基金业绩高于同类平均。

  五一节前两天,基金圈内便盛传海富通基金公司有人被带走,彼时海富通基金公司人士给早报记者的回复是“公司目前一切正常,明日(4月30日)会发公告,一切以公告为准”。

  这是近期上海基金圈所传多起“老鼠仓”事件首次官方处罚。

  尽管面对“老鼠仓”传言,海富通基金一直三缄其口,表示并不知情,但其频繁披露的基金经理离职公告却令市场浮想联翩。

  牟旭东业绩低于同类平均近7%,继任者差距缩小

  次日,海富通基金公司连发四则公告,称解聘旗下4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黄春雨。离职系“个人原因”,离职日期为2014年4月28日。

  上海证监局官网5月5日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09年7月20日到2012年1月3日,钟小婧在担任汇丰晋信平稳增利基金基金经理及备岗期间,根据公司授权获得汇丰晋信管理的11只股票型基金、混合基金投资品种信息的查询权,登陆汇丰晋信投资管理交易系统查询相关基金的委托、成交流水,使用自己证券账户以及其具有部分控制权的张某证券账户,同步于或者略晚于汇丰晋信各基金买入同一公司股票,共交易股票12只。

  今年以来,海富通精选混合、精选贰号混合以及强化回报混合基金经理蒋征,海富通货币基金经理位健,海富通股票、海富通风格优势股票以及海富通领先成长基金经理陈静均因“个人原因”离任。此前的几年,陈绍胜、牟永宁、程岽等上文提到的“涉鼠”基金经理亦相继离职。

  据悉,牟旭东是2013年2月份离开华宝兴业基金公司的公募团队,并于今年初离开华宝兴业公司。在离开公募团队前,2007年10月11日至2013年2月8日一直管理着华宝兴业多策略股票,期间业绩-31.29%,同类平均-24.66%,低于同类平均近7个百分点。

  从立案时间来看,黄春雨被立案调查时,仍未离职海富通,在市场传闻出现后,海富通发出其离职公告。目前,黄春雨已被取保候审,其被取保候审的原因目前尚未能得知。

  钟小婧被罚或许意味着监管层“捕鼠”行动将进一步升级。

  与海富通基金一样频遭“鼠疫”传言困扰的,还有公募巨头华夏基金。

  此后华宝兴业多策略股票基金经理为王智慧,2013年2月8日接手后基金业绩1.28%,同类平均2.94%。王智慧目前管理3只基金,仅1只基金业绩高于同类平均。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取保候审: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羁押期限届满,案件尚未办结,需要采取取保候审的。

  接近监管层的消息人士表示,对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基金经理“老鼠仓”行为,会里一向是严格执法、“零容忍”,这是一个持续的日常性工作,绝不只是一次捕鼠行动。

  上周五,有媒体报道称华夏基金3名基金经理、2名交易员被抓,4人离职,华夏基金随即进行了澄清。“该媒体文中提到多名人员被抓,纯属虚假报道,文中提到的两名员工早已离职。”华夏基金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黄春雨在基金业已浸淫了7年。

  证监会此前官方证实,今年1月28日离职的中邮基金厉建超已于去年年末立案调查,而去年年末离职的汇添富基金苏竞涉及买入金额高达7.4亿元之多。

  早在今年4~5月,华夏基金的基金经理遭调查的传言就不绝于耳。5月16日,证监会发言人称:“自2013年9月份以来,证监会根据相关线索发现了一批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非法牟利的嫌疑账户,其中部分账户与华夏基金公司管理的个别基金存在关联。”对此,华夏基金对记者表示,证监会并未对公司基金账户进行调查。

  2007年1月,黄春雨进入宝盈基金[微博]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部研究员,两年后的2009年7月离职。2009年7月至2010年5月,黄春雨任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研究部行业专家。

  除了钟小婧,海富通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黄春雨、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欧宝林和华宝兴业基金公司原基金经理牟旭东,均被传已涉“老鼠仓”被立案调查。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华夏基金已有5名基金经理离职。

  2010年6月黄春雨加盟海富通基金公司担任股票分析师、高级股票分析师。2013年4月至7月,任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和海富通国策导向股票基金经理助理。

  随着监管层打击“老鼠仓”力度的升级,北京的基金公司亦未能幸免。

  “关于华夏的事情业内早有传言,一切只能等待时间验证。”有基金从业人员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直至去年7月,黄春雨才担任基金经理职务。2013年7月起,黄春雨旗下共管理两只基金,分别为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和海富通国策导向股票的基金经理。随后黄春雨兼任了两只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职务。2013年12月起,兼任海富通内需热点股票基金经理。2014年4月起兼任海富通股票基金基金经理。

  据媒体报道,华夏基金也有两名基金经理被带走调查,包括“最会赚钱的5大女基金经理”之一的罗泽萍。与此同时,海富通基金五位不久前刚离任基金经理也传出因涉嫌“老鼠仓”被调查。

  “捕鼠”风暴

  在担任基金经理的逾半年时间内,黄春雨的业绩并不好。截至今年4月底,其管理的4只基金有3只任期回报为负数,业绩表现最佳的海富通国策导向股票9个月也仅录得2.74%的收益。

  公募基金经理辞职潮

  在上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邓舸表示,证监会始终对内幕交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等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一经发现,将坚决予以打击。各基金管理公司要切实加强职业道德教育,落实各项合规风控制度。

  有市场消息称,海富通基金公司另有4名基金经理涉“老鼠仓”被调查,对此,知情人士表示,目前暂无另外四人的相关调查信息。

  据悉,此次调查涉及案件和协助调查人数有50人之多,除了公募基金经理、基金研究员,还包括其他资管公司,比如保险、信托和私募。除了基金圈遭遇地震之外,亦传平安资管、中国人寿和太平人寿三家险资公司也因“老鼠仓”被调查。

  监管层近来对于公募基金“老鼠仓”的查处力度空前。新华社报道显示,此前华夏、博时、易方达、招商、中邮创业、汇丰晋信、海富通、上投摩根、华宝兴业等多家基金公司均曾有“涉鼠”传闻。

  欧宝林在嘉实犯案?

  而且,监管层本轮对于资本市场的查处,不只局限于“老鼠仓”。包括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资本市场的违法行为,监管层也加大了查处力度。此外,新股发行中的利益链也将被纳入重点侦查范围。

  今年年初,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涉嫌“老鼠仓”被协助调查,稽查部门通过大数据筛选发现,在牟旭东曾经管理的基金下单前后7天内,基金投资的股票与外界某账户所投资的股票高度重合。

  曾在嘉实基金公司、上投摩根基金公司任职过的欧宝林,其被调查或涉其嘉实任职经历。

  或许不完全是巧合,上述被传“老鼠仓”的基金经理,全部于事发之前离职,基金公司也悄无声息地发布离职换人公告。

  此前,博时基金[微博]亦爆出基金经理马乐违法牟利行为,监管部门发现有异常账户重仓的小盘股和马乐掌舵的博时精选高度重合。进一步追查发现,马乐通过操作自己控制的3个股票账户,先于或同期与其管理的博时精选基金买入相同股票76只,成交金额人民币10亿余元,获利近2000万元。

  2014年1月4日,上投摩根公告称,上投摩根阿尔法股票基金增聘征茂平为基金经理,与欧宝林共同管理。一周后,上投摩根基金再度公告,自1月10日,因工作需要,欧宝林不再担任上投摩根阿尔法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基金高管、基金经理的离职数量已逼近去年全年的人数。

  除此之外,易方达原副总经理陈志民被曝携款跑路,去年冠军基金经理厉建超被查,金融资管业有近50人正被调查的诸多公开报道,反映出监管层依靠大数据系统正在强化打击“老鼠仓”,而且这种查处力度还会进一步加强。

  而事实是,欧宝林已经于3月31日被相关部门立案调查,目前仍处于立案调查中。

  截至4月9日,今年已有114名基金经理离任,而去年同期,离任基金经理仅63人,去年全年离任基金经理为140位。

  但是还有业内人士担心,违法成本过低等制度性问题不解决,“鼠患”终难除。比如根据统计,2011年~2013年证监会做出行政处罚的内幕交易案件中,处罚个人116人,处罚法人主体5家,法人主体仅占全部行政处罚对象的4%。

  欧宝林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理学硕士,中国科技大学经济学学士。于2004年6月通过任中德安联人寿保险公司研究员进入资管行业,2007年6月-2014年1月期间,共在3家基金公司呆过。

  接近监管层的人暗示,近期的查处风暴,是基金经理离职潮主要原因。

  “这种查处无疑对肃清公募基金行业内的蛀虫是有效的。”上海某公募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从某种程度上讲,目前对于‘老鼠仓’的处罚力度并不强,这就使得违法成本相对较低,如果处罚更为严厉,以及公募基金自身的激励机制更为完善,或许‘鼠灾’才会好很多。”

  2007年6月至2009年6月,欧宝林在国海富兰克林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2009年7月至2012年7月在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任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2010年12月至2012年7月任嘉实主题新动力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2年7月起加入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2年11月至2014年1月任上投摩根阿尔法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

  据悉,监管部门目前有一份涉嫌“老鼠仓”的大名单,涉及多家基金公司,其中不乏大型基金。而近期查处的钟小婧以及牟旭东,都是因多年前的旧账被揪出水面。

  另一方面,公募圈内也有对人才流失的担忧。

  有媒体报道称,欧宝林正是在担任嘉实基金经理期间涉“老鼠仓”。欧宝林在担任嘉实主题新动力基金经理期间,该基金业绩回报为-17.2%,同期同类基金业绩为-22.48%。

  除了离开公募领域,出国移民也成为部分基金经理避难的去处。据《财经》报道,被曝遭调查的华夏基金经理罗泽萍或已不在国内,而另一家基金公司高管也因涉嫌“老鼠仓”之后,下落不明,据说,人已出境。

  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5月14日,今年以来已有多达465只基金(ABC分开算)出现基金经理变更,其中超过200只基金涉及基金经理离任。Wind资讯统计显示,截至5月下旬,今年以来全行业共计有228名基金经理离任,而这些离任的基金经理所涉及的基金公司家数达到67家,剔除那些刚刚成立不久的基金公司,几乎每一家公司都有基金经理离任。

  牟旭东并非协助调查

  对此,监管机构稽查系统人士对记者表示,媒体的报道与过分关注也是导致嫌疑人外逃的原因之一。

  为了避免内幕交易,去年6月实施的新《基金法》第二十一条明确禁止公募基金管理人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从业人员泄露因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信息,利用该信息从事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的交易活动。

  另一位确认被立案调查的是华宝兴业基金公司的前基金经理牟旭东。

  另据记者了解,实际上,相对于其他资管公司,公募基金对于基金经理的控制已经算是金融机构里比较严苛的。比如,交易时间上交手机、基金经理的办公电脑也会受到严格监控。有些基金公司甚至还会要求基金经理上交护照。

  同时,允许基金从业人员经过备案等流程后炒股。根据新《基金法》第十八条规定,公募基金从业人员及其配偶、利害关系人进行证券投资,应当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报,并不得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

  据此前媒体报道,华宝兴业基金经理牟旭东涉嫌老鼠仓被协助调查,且涉案金额巨大。4月23日,牟旭东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并没有否认此事,并称“自己情况特殊,那是七八年前做研究员时的事情,目前正在等监管层的最终认定”。

  不过,这么多的基金经理因“老鼠仓”被立案也从侧面证明,基金公司的内部风控失察,基本上是形同虚设。业内人士建议,证监会在查处的同时,还应该加强对基金公司内部监察体系的完善。

  虽然政策开了口子,但据记者了解,国内基金公司推进员工证券投资仍不多。不少近期转行到基金公司非机要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和往常一样到证券公司注销股票账户。

  从早报记者获得信息来看,牟旭东目前的状态是立案调查而非协助调查。

  监管层“大数据”发力

优德88官方网站,  资料显示,牟旭东自2003年1月加入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微博],历任高级分析师、研究部副总经理、研究部总经理,曾担任华宝兴业强债A/B、华宝兴业宝康灵活、华宝兴业多策略等基金经理。

  证监会稽查技术手段升级也为打击“老鼠仓”提供了有力技术保障。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一般而言,处于协查阶段的基金公司尚无需发布正式的相关公告,但出于保护投资人的目的,通常会暂停基金经理的投资权限,若案情明朗确实涉案,将要求基金经理正式离职。

  据记者了解,涉嫌老鼠仓大名单是基于交易所监测到的异常账户形成的。交易所通过先进的大数据大监测系统,发现疑点之后将做相关分析和比对,确认异常的直接向证监会有关部门通报,证监会稽查总队或派出机构稽查部门则介入调查。

  比如,去年被曝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的博时基金[微博]经理马乐、招商基金副总经理杨奕均是在媒体公开报道前“因个人原因离职”。

  博时基金[微博]公司的马乐“老鼠仓”就是源于大数据提供的信息现形。

  华宝兴业基金公司人士昨日向早报记者确认,牟旭东是2013年2月份离开华宝兴业基金公司的公募团队,转到专户团队任职投资经理,并于今年初离开华宝兴业公司。

  此次被查“老鼠仓”的牟旭东,也是因为老鼠仓账户与其管理产品的投资标的高度重合,在获利报酬辗转至其本人账户时,侦查部门才正式着手调查此案。据接近监管层的消息人士称,现在大数据监控已经相当敏感,和基金产品持仓重合度较高的账户都在被密切监控,一旦发现问题,就可正式立案调查。

  “大数据”发威

  目前沪深两大交易所对“老鼠仓”等交易行为建立了专项核查和定期报告制度,交易所可以实现实时监控机制、专项核查机制、联动监控机制、智能化监控机制四位一体的监控体系。

  牟旭东和欧宝林被调查,据称都来自“大数据”提供的线索。

  借助互联网的搜索技术,“大数据”可以将基金经理所提供的所有亲属账户纳入监控,并对与这些账户同时或一定时间上先后买入或卖出的账户进行监控,圈定特定账户是否存在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行为。

  所谓“大数据”,是业内人士对沪深两市交易所一系列监察系统口语化的统称,是借助互联网的搜索技术,将投资者海量的交易信息、账户信息、资金流转信息等进行整理,挖掘这些海量数据背后的关联信息。“大数据”可以将基金经理所提供的所有亲属账户纳入监控,并对与这些账户同时或一定时间上先后买入或卖出的账户,进行监控,圈定特定账户是否存在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的行为。

  在实施大数据监管之前,金融行业的“老鼠仓”事件基本来源于举报和监管层现场突击检查。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是指证券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公司、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以及有关监管部门或者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利用因职务便利获取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违反规定,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其与“老鼠仓”有所区别,但市场通常将这一行为也称为“老鼠仓”。

  未来,随着大数据监管与技术的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老鼠仓”会绳之于法。

  之前,博时基金公司的马乐“老鼠仓”亦由监管系统挖出。当时深圳交易所在监控时发现,有异常账户重仓的小盘股和马乐掌舵的博时精选高度重合。进一步追查发现,马乐通过操作自己控制的三个股票账户,先于或同期与其管理的博时精选基金买入相同股票76只,成交金额人民币10亿余元,获利近2000万元。

  在大数据监管实行之前,金融行业的“老鼠仓”事件基本都来源于举报和监管层的现场检查。比如,招商基金公司杨奕案是由于情人反目;而中邮基金公司原冠军基金经理厉建超则是因为同行的举报。

  据接近海富通基金公司的人透露,海富通基金公司的“老鼠仓”事件是由于相关人员举报。(来源:东方早报)

本文由优德88首页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扒一扒涉鼠经理离职后的基金表现,海富通5嫌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