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88官方网站_优德88手机登录
做最好的网站

老鼠仓频发,基金公司推诿责任拒不道歉

作者: 财经资讯  发布:2019-11-17

  □本报记者 曹淑彦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开资料显示,上交所[微博]和深交所[微博]各有一套证券交易监控系统,系统集成了交易、登记、结算数据和上市公司、证券公司等相关信息。上交所异动指标分为4大类72项,敏感信息分为3级,共11大类154项;深交所则建立了9大报警指标体系,合计204个具体项目,其中包括典型内幕交易指标7个,市场操纵指标17个,价量异常指标15个。交易所针对老鼠仓等交易行为还建立了专项核查和定期报告制度。

  基金业遍布“灰幕”

  公司难辞其咎

  大数据发威“捕鼠”行动持续升级

  大数据助高效“捕鼠”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济安金信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微博]认为,近期“老鼠仓”案件涉及的是过去发生的交易行为,并不会影响行业的发展。王群航表示,这次对“老鼠仓”行为查处能从2009年查到现在,归功于大数据,是技术和认知的提高。在新的技术条件下,可以对原有的监管方法进行修改和提高,从而防范“老鼠仓”。可以借助新的观念和技术手段,将基金经理账户监管放在基金公司内部,或者委托第三方监管、交易所监管。例如,交易所现在有大量监管人员,也具备技术条件,可以做到实时监控。

  自从2008年基金老鼠仓开出首张罚单以来,尽管监管层不断严打,2009年老鼠仓行为被列入刑法,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成为首个因老鼠仓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基金从业人员,而“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法典以及被判4年有期徒刑的明星基金经理李旭利案依然也未震慑后来者,更多的基金经理前仆后继堕入法网。

  王群航表示,去年底以来,我们看到,监管手段最大的变化主要还是源于大数据,调查重点集中在资产管理机构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的问题上。

  这样无视法律原则、行业底线的想法在从业人员中并不鲜见。“这无疑是一种狡辩,原本能为基金赚50%,实际上却只赚了10%。”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微博]说。

  基金公司的事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后的“该基金经理已经离职”,这种态度也是助长“鼠疫”的一个重要原因。上述业内人士同时指出,当“老鼠仓”基金经理的事件曝光后,基金公司的回应常常是一句:“该人士已经离职,与公司无关,或公司并不知情。”但是,有关人员在公司的行为“公司毫不知情”,本身就是公司失察。刘俊海表示,“老鼠仓”案件不断曝光,反映了基金公司存在用人失察、内部风险控制失灵、投资者风险警示机制失灵等问题。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方面,对于基金经理的老鼠仓行为,基金公司无法推卸责任。以基金经理钟小倩为例,其操作手段非常初级,大部分交易使用自己的账户、用自己手机下单、购买时间同步甚至是晚于本家基金。基金经理上班期间不能使用手机,她是如何用自己手机下单的?基金从业人员炒股要进行报备,那么她所属公司是否对她实施了监管?另一方面,我国有关监管层对基金公司太过宽容,使得基金公司没有动力清缴老鼠仓。

老鼠仓频发,基金公司推诿责任拒不道歉。  这样无视法律原则、行业底线的想法在从业人员中并不鲜见。“这无疑是一种狡辩,原本能为基金赚50%,实际上却只赚了10%。”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微博]说。

  面对持续的监管风暴,上海一家走专户特色的次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竟称:“做点老鼠仓怎么了?为基民赚钱就行了。”

  “再这样下去,行业就完了。”一位基金公司人士感慨,老鼠仓案件频繁曝光,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声誉,投资者可能会误认为,整个行业都是“老鼠”。因此,捕鼠还须治鼠。

  “这一次打击老鼠仓的背景不同,通过大数据的技术手段能发现很多交易上的蹊跷,为监管部门查处老鼠仓提供了最有力的工具。”在上述基金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波扑杀老鼠仓不再是搞运动,以后将成为一个常规的稽查项目。据介绍,通常老鼠仓被发现端倪主要是依靠交易所数据筛查所发现的异常账户报告和公民举报。而随着大数据技术手段的不断提高,打击力度升级是必然。然而,好戏还在后头。“相对于券商资管、券商保代、保险资管、私募、信托来说,基金监管还算是相对透明的,后者水更深,估计抓到的才是真正的硕鼠。”上述人士说。

  “得益于大数据系统的应用,掌握证据更加高效,现在查老鼠仓根本不会像过去一样到公司封存电脑上的交易记录,不需要上门去接触被调查对象和相关公司。”王群航说,“那些所谓没有来公司调查或者没有对公司某只基金进行调查的说法完全是诡辩。”

  今年以起,中邮、嘉实、上投摩根、汇添富、光大保德信、汇丰晋信6家公司旗下基金经理正式被证监会[微博]立案调查,易方达、华夏、华宝兴业、海富通等公司也已被卷入“调查门”。历年来调查证实的“硕鼠”人数迅速上升,迄今为止逼近30人。

  近期,资管行业“老鼠仓”案件不断曝光,“硕鼠”稽查风暴愈演愈烈。根据5月9日证监会[微博]通报的查处情况,2013年以来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并陆续启动调查工作。此类案件性质恶劣,严重影响了投资者信心;涉案人员范围扩大,呈现链条化;涉案金额巨大,涉及机构数量较多。近期调查的最大涉案金额为10多亿元,最小涉案金额超2000万元,涉及基金公司10余家,涉及保险资管两家。

  监管层打击“老鼠仓”,是实现市场“三公”原则的一项重要举措。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基金业“硕鼠”不断,既与个别基金经理职业道德缺失有关,也与部分公司内控系统存在缺陷、制度层面设计尚存不足有关。

  新华社记者王原

  “犯罪成本过低是鼠患成群的原因之一。”华泰证券基金研究员王乐乐认为,目前对于涉案公司新产品停发半年等处罚措施过于轻描淡写,“如果暂停发行基金三年,处以天价罚金,看还有多少基金公司会疏于内控呢?”

  “在外界看来,基金经理百万、千万年薪已经很多了,但跟老鼠仓的获益比起来还差得很远,这是有利益驱动的。”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过去不允许基金经理炒股,基金经理可能就借用别人的账户或多个账户操作。新基金法实施后,法律层面允许从业人员及直系亲属进行证券投资,不过应当事先向基金公司申报,但有的基金公司为了避免麻烦,实际上仍不允许从业人员及直系亲属开户炒股,这使得从业人员参与证券投资仍处于“暗处”。

  加大处罚力度 整治“老鼠”须用重典

  “老鼠仓”丑闻正在基金业由点及面被曝光,基金经理成群结队被立案调查,卷入的基金公司达十余家。涉案“硕鼠”也由以往基金经理本人拓展到上下游的研究员、交易员、银行托管人员等,涉案金额最高者多达十余亿元。市场人士估计,此轮“老鼠仓”的曝光远未结束,涉案者或多达四五十人。而一些基金公司推诿责任、拒不道歉,导致行业公信力遭遇巨大挑战。

  大数据助高效“捕鼠”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记者 高国华

  基金经理也成“临时工”

  2013年以来,证监会已受理“老鼠仓”线索38件,卷入的公司也不再是单一个体,而是十余家资管公司。涉案人员已由以往的基金经理本人,扩展到上游研究员、后台交易员,甚至下游的托管银行人员;涉案金额最大者达十多亿元,最小金额也超过两千万元。

  既然“鼠患”源自多方面,“治鼠”也需要多管齐下。刘俊海建议,首先,应当加强对基金经理的教育,加强基金经理为投资合理增值的思维和社会责任心,“做好三品,即做好投资产品、打造基金经理的精品和提升基金经理的人品”。其次,基金公司的“司品”也很重要,基金管理公司应当严格自律,仔细寻找公司的漏洞,完善企业文化和内控制度。第三,在监管方面,重典治乱、责任到人、标本兼治,提高对老鼠仓的行政处罚力度,加大民事赔偿责任,引进公益诉讼,引入惩罚性赔偿等。例如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将金融消费纳入了消费者权益保护体系,新消法55条包括,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因此基金投资者利益受损也应该受到相应赔偿。“此外,对于‘老鼠仓’基金经理,应严格市场禁入,切断其去私募的后路,做LP和GP都不行,作为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管也不可以。一处失信,处处难行。”

  “近日老鼠仓传闻同时在基金公司密集的京、沪、深三地发酵,如果传闻中多家知名基金公司和个人涉嫌内幕交易一事确认,对基金行业品牌和声誉的影响无疑将是巨大的。”一位基金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说,这也将是继14年前“基金黑幕”之后,行业面临的又一次危机。

  例如部分私募基金惯常的手法是,投资经理拿着从客户那里募集来的巨额资金购买股票,同时将股票推荐给公募基金、保险资管等大资金,待股价拉升后再卖出,投资经理按照获利资金的一定比例抽成。再如,资管机构抱团持股,拉升同一只或几只股票,达成台面下的“抽屉协议”,同时卖出获利。

  新华网上海5月28日电(记者王原)“老鼠仓”丑闻正在基金业由点及面被曝光,基金经理成群结队被立案调查,卷入的基金公司达十余家。涉案“硕鼠”也由以往基金经理本人拓展到上下游的研究员、交易员、银行托管人员等,涉案金额最高者多达十余亿元。市场人士估计,此轮“老鼠仓”的曝光远未结束,涉案者或多达四五十人。而一些基金公司推诿责任、拒不道歉,导致行业公信力遭遇巨大挑战。

  治鼠须用重典

  “出现这样的状况,根源在于违法成本太低。”业内专家表示,针对基金行业监管最核心的办法,还应是有法可依、执法必严,通过严刑峻法来提高“老鼠”的违法成本,才能有效制止歪风蔓延。比如,目前为止国内最大的基金“老鼠仓”案———马乐案,该案累计成交金额高达10.5亿元,涉及76只股票,非法获利高达1883万元,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范畴。但马乐在一审中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追缴违法所得1883万元,并处罚金1884万元。这样的判罚也引起了外界关于“判决过轻”的质疑。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业内人士称,大数据捕鼠大致分三步:首先是通过对网络信息和交易数据的分析挖掘出可疑账户,其次通过分析交易IP、开户人身份、社会关系等进一步确认;最后进入调查阶段。

  专家认为,基金行业“涉鼠”不断,究其原因,除了基金经理自身因素,还包括制度、公司、投资者等多个方面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表示,频繁曝出的“老鼠仓”案件,有四方面原因:一,基金经理自身很难做到慎独自律。二,制度设计尚存不足之处。“老鼠仓”操作具有隐蔽性、复杂性,对于现在的信息监管系统也有规避手段,因此监控起来非常困难,发现、查处的概率较小。即便发现,与违法收益相比违法成本较低。“有的公募基金经理被禁入了就去做私募了,反而名气更大了。”三,从投资者角度,受害的基民很少提起民事诉讼,鲜有听说基民起诉“老鼠仓”基金经理的情况。四,基金公司没有动力清缴“老鼠仓”,在“老鼠仓”揭露之后也不承担责任。

  2012年,为了疏堵结合防治老鼠仓,新修订的证券投资基金法放行基金从业人员炒股。处罚力度在不断加大,行业从业环境也在改善,但基金业依然鼠患丛生,有业内人士把矛头直指基金公司。“监管层处罚的18起基金业老鼠仓案件,至今无一家基金公司公开表示对老鼠仓事件承担责任,无基金公司对持有人致歉,甚至也没有哪家基金公司向‘老鼠们’追究责任。”有业内专家说。

  市场人士认为,此轮“老鼠仓”的曝光远未结束,涉案或多达四五十人,波及大量资管机构。铲除毒瘤是为了行业更好的发展,监管到位更是树立行业信誉的必由之路。(完)

  近年来监管技术手段的升级犹如阿基米德找到了撬动地球的支点,整个“捕鼠”格局发生立竿见影的变化。

  对于投资者,刘俊海建议,基金持有人应当科学投资、理性投资,选择投资产品时要看“产品、司品和人品”,有过“老鼠仓”行为的基金经理,尽管看似短期回报会很高,但是最后一旦发生类似行为,仍是投资者利益受损。当投资者合法权益受侵害时,还应当勇敢提起诉讼。

  屡禁不绝 基金公司是否应当担责

  在这场“捕鼠”行动中,从资产管理规模首屈一指的公募基金,到业内名气最大的私募基金;从昔日公募“一哥”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私募大佬徐翔,均被裹挟在内,被曝涉嫌内幕交易。

  去年底以来基金“老鼠仓”的曝光节奏远超往年,从前些年星星点点偶曝一两位基金经理涉案,到如今由点及面全行业爆发开来。

  “老鼠仓”案件近期不断曝光,基金业内人士直呼,这些“老鼠”坏了一锅汤。“硕鼠”不断,既是由于个别基金经理职业道德缺失,也与部分公司内控系统存在缺陷、制度层面设计尚存不足有关。关于“治鼠”,有关专家建议,基金公司应完善制度设计、加强管理,监管部门应进一步强化对涉“鼠”基金经理市场禁入。

  品牌和声誉是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赖以生存的基础。老鼠仓案的一再频发,无疑是对公众信任底线的挑战,不仅使涉案基金公司品牌声誉以及股权价值大幅折损,更给整个行业的生存和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再这样下去,整个行业就完了。”上述基金公司人士表示,老鼠仓案件频繁曝光,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声誉,投资者可能会误认为,整个行业都是“老鼠”。

  只要一被调查,基金经理就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迅速撇清关系。事实上,这些基金经理在任期间,公司管理、风控、监察等整套治理环节都有疏漏,难脱责任。王群航说,“基金经理涉案影响的是大量投资者收益,很难计算损失。没有公司敢出来担当。”

  例如部分私募基金惯常的手法是,投资经理拿着从客户那里募集来的巨额资金购买股票,同时将股票推荐给公募基金、保险资管等大资金,待股价拉升后再卖出,投资经理按照获利资金的一定比例抽成。再如,资管机构抱团持股,拉升同一只或几只股票,达成台面下的“抽屉协议”,同时卖出获利。

  “估计春节后那些涉及老鼠仓的基金经理们就该离职了,”去年年底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对本报记者说。在其看来,近年来陆续被曝光的老鼠仓案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一旦基金公司发现有员工被调查,不是劝退开除,就是动用力量阻止调查。”上述基金公司人士说,对于那些离职的基金经理,即便“新东家”知道也不会拆穿,而“老东家”更是极力掩盖事实。资料显示,在钟小婧之后,海富通基金多名卷入“老鼠仓”传闻的基金经理先后选择离职。

  今年以起,中邮、嘉实、上投摩根、汇添富、光大保德信、汇丰晋信6家公司旗下基金经理正式被证监会[微博]立案调查,易方达、华夏、华宝兴业、海富通等公司也已被卷入“调查门”。历年来调查证实的“硕鼠”人数迅速上升,迄今为止逼近30人。

  然而所有涉及“老鼠仓”的基金公司迄今无一家公开向投资者致歉,甚至出现了“临时工”现象:“已离职”成了基金公司撇清各种违法关系的最大挡箭牌。

  在业内看来,自去年底“马乐案”东窗事发至今,据不完全统计,被调查或传闻涉嫌老鼠仓的基金经理已多达数十位。随着证监会引进稽查大数据系统,重拳打击基金老鼠仓力度正在强化。

  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先于公募基金私自买入相关股票,像老鼠偷吃粮食一般,将基金持有人利益转移到自己口袋中的“老鼠仓”之外,行业内还充斥着各种内幕交易手段。

  “得益于大数据系统的应用,掌握证据更加高效,现在查老鼠仓根本不会像过去一样到公司封存电脑上的交易记录,不需要上门去接触被调查对象和相关公司。”王群航说,“那些所谓没有来公司调查或者没有对公司某只基金进行调查的说法完全是诡辩。”

  业内人士表示,新基金法中对于违法问题的处罚都有明确的规定,基金公司之所以能免责,关键不是制度问题,而是实际执行问题。证监会近期也明确表示,这些案件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资产管理行业及相关公司在内部控制和管理措施等方面存在疏漏。

  2013年以来,证监会已受理“老鼠仓”线索38件,卷入的公司也不再是单一个体,而是十余家资管公司。涉案人员已由以往的基金经理本人,扩展到上游研究员、后台交易员,甚至下游的托管银行人员;涉案金额最大者达十多亿元,最小金额也超过两千万元。

  只要一被调查,基金经理就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迅速撇清关系。事实上,这些基金经理在任期间,公司管理、风控、监察等整套治理环节都有疏漏,难脱责任。王群航说,“基金经理涉案影响的是大量投资者收益,很难计算损失。没有公司敢出来担当。”

  事实上,从2013年起,查处老鼠仓行动就搅动了整个基金行业。今年来,已有超过8名基金从业人员爆出老鼠仓,这样的数量无疑远远超过往年。

  去年底以来基金“老鼠仓”的曝光节奏远超往年,从前些年星星点点偶曝一两位基金经理涉案,到如今由点及面全行业爆发开来。

  市场人士认为,此轮“老鼠仓”的曝光远未结束,涉案或多达四五十人,波及大量资管机构。铲除毒瘤是为了行业更好的发展,监管到位更是树立行业信誉的必由之路。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一则“证监会[微博]稽查部门排查出涉及40多个嫌疑人的黑名单即将收网”的消息在微博和微信圈上流传。在此之前就有消息称,从春节前就开始的这场金融资管行业捕鼠风暴中,已有近50人遭调查。

  “犯罪成本过低是鼠患成群的原因之一。”华泰证券基金研究员王乐乐认为,目前对于涉案公司新产品停发半年等处罚措施过于轻描淡写,“如果暂停发行基金三年,处以天价罚金,看还有多少基金公司会疏于内控呢?”

  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先于公募基金私自买入相关股票,像老鼠偷吃粮食一般,将基金持有人利益转移到自己口袋中的“老鼠仓”之外,行业内还充斥着各种内幕交易手段。

  根据证监会的通报,上述38起案件性质恶劣,涉案人员范围扩大,呈现链条化;涉案金额巨大,涉及机构数量较多。近期调查的最大涉案金额为10多亿元,最小涉案金额超2000万元,涉及基金公司10余家,部分案件要移送公安机关。可以说,证监会大规模的“捕鼠”力度前所未有。更有消息称,上海成为了老鼠仓的高发地带,有半数上海基金公司卷入。

  然而所有涉及“老鼠仓”的基金公司迄今无一家公开向投资者致歉,甚至出现了“临时工”现象:“已离职”成了基金公司撇清各种违法关系的最大挡箭牌。

  基金经理也成“临时工”

  5月9日,证监会通报了三起资管行业老鼠仓案件,涉及3家基金公司的两名基金经理,平安资管旗下一位投资经理亦在通报之列。证监会还同时宣布自2013年以来,证监会共受理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股票案件线索38件,且已陆续启动调查工作。

  面对持续的监管风暴,上海一家走专户特色的次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竟称:“做点老鼠仓怎么了?为基民赚钱就行了。”

  王群航表示,去年底以来,我们看到,监管手段最大的变化主要还是源于大数据,调查重点集中在资产管理机构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的问题上。

  “制度设计尚存不足之处。有的公募基金经理被禁入了就去做私募了,名气反而更大了。”专家表示,老鼠仓案如果只注重惩戒基金经理,未必能够解决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老鼠仓丑闻频曝,暴露出多方面的管理漏洞。对违法者严惩不贷的同时,必须铲除老鼠仓生存的土壤和温床。同时,改变基金公司无需为“老鼠仓”担责的状况,让其付出连带责任,将促使基金公司加强内控制度。“每一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产品背后,都是众多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切身利益。将基金经理的诚信行为纳入到社会诚信体系中加以重点监管是非常必要。”在专家看来,老鼠仓追责体系要逐步改进和完善。只有从体制和机制上增强基金管理公司对老鼠仓事件的重视程度,才能够从源头上加以防范。而在监管方面,也应该重典治乱、责任到人、标本兼治,提高对老鼠仓的行政处罚力度,加大民事赔偿责任,引进公益诉讼,引入惩罚性赔偿等。

  基金业遍布“灰幕”

  在这场“捕鼠”行动中,从资产管理规模首屈一指的公募基金,到业内名气最大的私募基金;从昔日公募“一哥”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私募大佬徐翔,均被裹挟在内,被曝涉嫌内幕交易。

  近年来监管技术手段的升级犹如阿基米德找到了撬动地球的支点,整个“捕鼠”格局发生立竿见影的变化。

  公开资料显示,上交所[微博]和深交所[微博]各有一套证券交易监控系统,系统集成了交易、登记、结算数据和上市公司、证券公司等相关信息。上交所异动指标分为4大类72项,敏感信息分为3级,共11大类154项;深交所则建立了9大报警指标体系,合计204个具体项目,其中包括典型内幕交易指标7个,市场操纵指标17个,价量异常指标15个。交易所针对老鼠仓等交易行为还建立了专项核查和定期报告制度。

  新华社上海5月28日专电题:基金业“鼠”患成群 监管到位方能重塑行业公信力

  业内人士称,大数据捕鼠大致分三步:首先是通过对网络信息和交易数据的分析挖掘出可疑账户,其次通过分析交易IP、开户人身份、社会关系等进一步确认;最后进入调查阶段。

本文由优德88首页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鼠仓频发,基金公司推诿责任拒不道歉

关键词: